• logo
甌網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國內新聞

陶勇“復出”:有感激,有后怕,不原諒

2020/05/24 08:53 來源:溫州商報 編輯:游歷 瀏覽:3138

  • 本文導讀:北京朝陽醫院,陶勇醫生被砍。左手9根肌腱斷裂、頭上被砍3刀、右手枕骨頭被砍傷;陶醫生當場倒地,現場傳來的照片,血跡滿地。
  • 3

 
陶勇的手上傷痕遍布。

四個月前。北京朝陽醫院,陶勇醫生被砍。左手9根肌腱斷裂、頭上被砍3刀、右手枕骨頭被砍傷;陶醫生當場倒地,現場傳來的照片,血跡滿地。

時隔四個月之后,5月14日。從鬼門關逃回來的陶勇,再一次出現在節目里。他的傷口已經愈合,手術之后的手上疤痕虬結。

但對著鏡頭,陶勇說:“受傷之后,患者家屬說甚至愿意把自己的手捐給我。那時候我覺得,我來人世間這一趟,值得。”

重啟人生

受傷醒來之后,得知傷害自己的人是誰,陶勇很驚訝。他想不通:“這些年,我也沒有把誰治瞎了啊。”當時來找他看病的男子,雙眼已經接近失明。如果不是陶勇醫生給他治療,“他的眼睛,我相信去了90%的醫院,是要放棄掉的。”

“給他做了兩個小時手術,其間無數次想要放棄。因為太復雜了。”但這個求醫的病人,轉過頭,對陶勇拿起菜刀。

夜深人靜之時,有時會聽到ICU里傳來哭聲。陶勇后來自述,大家可能誤解了當時的眼淚。那不是哀怨和悲憤,而是生理性的痛苦。因為“實在太疼了”。后腦水腫、出血,脖子上的傷口還未愈合,整個左手,都打著冰冷的石膏。這種無以復加的肉體疼痛,常人難以想象:“所以我現在有些理解,為什么有些人,寧愿死也不愿意疼。”

陶勇醫生其實有一雙好看的手,但是現在,變成了這樣。這雙手曾經拿著手術刀,做極為精細的手術。受傷之后,他只是吃完一碗餛飩,就燙出來兩個大皰。

傷口的愈合僅僅是開始,等待他的,還有漫長的復健。為了刺激手部神經恢復,電擊,成了康復訓練中必不可少的一項。電錘在手上擊一下,陶勇的手臂就跟著顫抖一下。醫生在上電錘的時候,他就扭過頭,咬著牙皺著眉,不出聲。想要恢復得越好,就不得不經歷這些。

電擊之后,陶勇笑著說:“把傷口推開才是最疼的,是無法忍受的疼。”受傷之后的瘢痕粘連在一起,需要通過手術扒開。相當于直接用刀,生生把皮肉割開。扒開的第二天,就得趕緊開始做康復訓練。一邊出著血,一邊練。每做一次,都是一場撕心的痛。

他連連喊疼,治療也只能斷斷續續進行。而這樣的康復訓練,在出院之前持續了兩個多月。每天,都要進行兩次。

陶勇其實比誰都清楚自己的傷勢:左手的傷口,最多的一處縫了四十多針,“尺神經”斷了。一直到現在,他的左手仍然沒有恢復觸覺。

這場飛來橫禍,改變了他原本的人生軌跡。

醫者,仁心

陶勇醫生受傷之后,微博上一直流傳著一張截圖:他的病人東拼西湊兩萬塊之后,再也掏不出多的錢。要么,放棄治療;要么,就只做一個眼睛。左右為難之下,陶勇說:“還是把他勸回來吧,我一次給他做兩個眼。”“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瞎。”

病痛對于一個人的折磨,在陶勇小時候就深有共鳴。

沙眼,曾折磨過陶勇的媽媽。對于他來說童年印象最深刻的是,媽媽總會說眼睛里“磨得慌”。媽媽那時候害怕陶勇會被傳染上,也害怕失明和疼痛?粗鴭寢屧诖筢t院進行眼科手術,醫生一顆一顆地從媽媽眼睛里去除結石。因為親眼見證過病痛,所以想要成為改變它的醫者。

陶勇由此邁上了學醫之路。

17歲,陶勇從江西的一個小縣城,來到北京大學醫學部。一個從來沒踏出過當地的孩子,踏上火車,站了兩天一夜,來到北京。陶勇自己形容:“別人可能無法理解那種心情,因為我爸媽等這一天,等了十七年。”

全家人在天安門前抱頭痛哭,喜極而泣:“夢想成真,夢想終于照進現實的感覺。”

2002年,陶勇畢業之后,進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攻讀博士。

十八年之后,陶勇成為全國最頂尖的眼科專家之一,從業十余年,看診病人十萬余。慕名而來的病人一撥接著一撥。

可做一個好醫生,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。

陶勇形容自己每天到門診,是深吸一口氣,再咬著牙進去的。因為在這個路上,會有很多人攔住他、詢問他:“陶醫生,我已經買了火車票,能不能先讓我看看?”“陶大夫,我們都等了一天了,怎么還沒有看上……”一邊有焦急的病人,嘈雜和催促;一邊自己要理清頭緒,去完成一份難度不小的答卷。

盡管如此,他仍然慶幸自己選擇成為醫生。

2009年的時候,陶勇參加了公益醫療隊,給江西某縣城的患者做免費白內障手術。當地有一個阿婆,白內障病情非常嚴重,雙眼已經失去光感。阿婆還患有腫瘤,時間已所剩無幾。孤身一人生活的阿婆,想親手制作自己的壽衣,安詳地離開人世。

醫療隊出發前,老師千叮嚀萬囑咐: “不要惹麻煩,復雜的病人不要去碰,千萬不要折了自己未來的職業生涯。”但面對阿婆的懇請,盡管有過百般糾結,陶勇也無法拒絕。

回京后,陶勇收到了當地聯絡員打來的電話。阿婆在手術后一星期便離開了人世,但她是笑著走的。因為她終究在那一星期里做好了自己的壽衣,把丈夫和兒子的照片縫在了口袋里。陶勇曾反問自己:“這是你學醫的初衷嗎?”

給一個即將去世的阿婆7天光明,這或許就是初衷的冰山一角。

陶勇不是沒有打過退堂鼓,“要不要退出醫生這個行業呢?”“但是一看到這么多可憐的人,就會有點舍不得。”愿意想想辦法,有時甚至可以改變一個家庭的命運。他會“自告奮勇”地為艾滋病、梅毒等高;颊咦鲅鄄渴中g;他會特意和患者講明,開一些價格在承受范圍內的藥物;也會在用自己的錢,補貼付不起醫藥費的患者……病人與同事們評價陶勇善良、詩意、菩薩心腸。而在陶勇眼中,是不想后悔:曾經有一雙有可能重見光明的眼睛,如果沒有努力嘗試抓住最后的可能性,留下患者被黑暗吞噬,相當于親手關上他的整個世界。

善良是選擇,但不是義務

“生命是一份禮物,我不想浪費它。你不會知道下一手牌會是什么,要學會接受生活。”《泰坦尼克號》中的這段臺詞,或許也是陶勇對于這段經歷的態度。

許多人會擔心陶勇:會不會一輩子生活在這次事件的陰影下,對醫學灰心,對人性失望?

可是說起經歷過的事情,陶勇覺得自己“幸運”:如果沒有路邊的人伸出腳去絆,可能無法逃脫。如果沒有和歹徒搏斗的同事,可能受傷更重;如果沒有幫忙擋刀的患者,自己后腦上那個接近動脈的傷口,最后也有可能成為致命的一刀……“看到他們,我真心地覺得這個世界存在著見義勇為。”

他感謝“或許是老天的安排”,留下了自己的右手。

也感謝受傷之后,病房前擺滿的鮮花。有感激,但不是沒有后怕。陶勇說,不愿意原諒砍傷自己的歹徒。“要求對兇手,要嚴懲。”

如果走進診室,看到患者坐在自己面前,想到他可能會成為傷害自己的兇手。這樣的經歷,對于大部分人來講,都難以接受。只是這場意外,在陶勇看來,像一塊擋在面前的石頭。絆倒了,需要拍一拍,繼續往前走。陶勇的釋懷,是同自己的和解。

兇手不必被原諒,石頭必須被搬開。余下的懲處和責罰,都得交付給法律。經歷過這些之后,他開始更加深刻地理解醫學,理解人生和愛。這個世界總有黑暗的一面,即使與人為善,換來的也未必是對等的善意。

陶勇以一種溫和的姿態,推開了面前不解、怨恨和病痛。他再一次穿起了白大褂,門診室的大門再一次敞開。

來源:網易新聞\槽植

相關新聞

  • 聲明: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辦[2001]19號 浙ICP備09100296號

地址: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